你当前位置: 嘎木门户网站>国际>颜值不输朱一龙,精通俄语、能写书法、拉二胡,关键是,大飞机离
颜值不输朱一龙,精通俄语、能写书法、拉二胡,关键是,大飞机离
作者:匿名2019-11-02 15:13:29

马凤山,中国大飞机的忠实“铺路石”。1929年出生于江苏无锡,1949年10月被上海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录取,1952年9月初毕业加入航空业。他领导设计了中国第一枚中程战略轰炸机炸弹6号、第一艘中程运输航空母舰8号和第一艘大型客运航空母舰10号,并领导编写了中国第一部运输飞机适航条例。经过多年的艰苦工作,他生病了,于1990年4月在上海去世。

新中国成立时,他是交通大学的新生。

1929年5月,马凤山出生于江苏无锡。他先后在无锡道南中学和富仁中学学习。抗日战争期间,他亲身经历了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他深感没有强大的航空工业和强大的国防,就没有祖国的安全、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幸福生活。因此,年轻时,他发誓要努力学习,掌握先进的航空技术,自己设计中国自己的飞机。1949年,他毅然向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提出申请。

马凤山1952年交通大学毕业证书

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拥有一批著名教师,包括曹孙河、冀梅文、王宏基和马明德。作为新中国的第一批大学生,马凤山投身于浩瀚的知识海洋,孜孜不倦地吸收学术养分。空气动力学、飞机结构和飞行力学等主要课程尤为突出。在交通大学学习几年后,马凤山对学术研究和工作方法形成了严肃、严格和现实的态度,这使他终生受益。

1951年,交通大学航空工程系的所有老师都拍了一张照片。

哈尔滨122厂快速发展

由于国家建设急需人才,学校加快了课程设置,学生们利用晚上和寒暑假完成学业。1952年9月,马凤山和一年前毕业的同学安继光立即去哈尔滨加入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建设。新中国的航空工业从无到有发展到自主创新。

1952年交通大学航空系毕业分配表

马凤山的国有122工厂(中国四大飞机制造厂之一)位于距离哈尔滨25公里的平房区。第一次从温暖如春的南方水乡到冰冻的东北,气候和生活习惯都不太适合。交通大学航空系按照总设计师的目标训练学生,但马凤山是从设计飞机的一部分开始工作的。此外,在航空系完成为期三年的四年课程后,虽然该系对空气动力学、强度等理论有很好的了解,但对飞机及其结构了解不多。然而,这些困难都无法克服马凤山,他渴望通过飞机为国家服务。他精力充沛,一想到要把学到的东西献给祖国,就不怕困难。

马凤山与122厂的工程师和技术员合影(前排左边第二个是马凤山)

在哈尔滨的12年里,马凤山逐渐将交通大学学到的书本知识与实际情况结合起来。他先后担任技术员、技术室主任和临床实验室副主任,负责分析飞机事故的原因。他先后参与松花江1号、和平401和和平402飞机的方案设计。他主要负责空气动力学布局、性能计算和操纵稳定性计算,并为松花江1号飞机的首次成功飞行做出了贡献。1956年,马凤山因其出色的表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马凤山在哈尔滨

马凤山虽然是假的“工程男”,但爱好广泛,二胡演奏得很好,擅长唱老京剧人物,尤其擅长书法和音乐。他致力于他热爱的航空事业,这是对生活的调整。

《马凤山笔记》救了洪六

许多年后,已经是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的马凤山回忆起那些日子,说:“那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考试,进入交通大学。第二件事是计算松花江一号的气动布局,他毕业后担任监察部副厅长。第三件事是在苏联听讲座时记笔记。这些都是非常小的事情。谢谢大家。”

马凤山视察苏联航空工业企业(马凤山在第三右边)

1959年5月,马凤山和一群来自Xi安飞机厂的中青年技术员去苏联喀山图16飞机厂学习。检查前,他仔细准备并自学了俄语。苏联专家更加英勇,他们对中国学生说:“你在课堂上认真听讲,不用做笔记。我们稍后将乘火车把这些材料送到中国。”绝大多数同志都相信,没有做笔记。苏联撤回了所有的专家,并暂停了对中国的援助,直到听完这一课的技术人员回到中国,并承诺提供火车皮数据。当时,图16的国产模型炸弹6飞机正进入项目的关键阶段,炸弹6的结构静力试验、飞行试验准备、日常生产、改进和改装处于两难境地。

幸运的是,擅长俄语的马凤山拥有深厚的技术基础,这使他能够像海绵一样掌握要点,吸收国外先进经验,记录几乎所有有用的重要数据,包括当时苏联专家讲授的三门课程的笔记:平面图16的静态实验调查报告、原始强度计算数据汇总报告、图104的结构调查报告。“马凤山笔记”被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广泛复制和复制。它们被认为是处理科学研究和生产中的各种技术问题所必需的权威经典,并对模仿洪6作出了巨大贡献。1961年,年仅32岁的马凤山被破例提拔为副总工程师。当时,有一大批毕业于交通大学、精通俄语、会弹会唱的拔尖人才马立克·凤山。

永不放弃,让国内好运10平天堂

马凤山和新中国一代的第一批交通大学毕业生都有强烈的使命感,那就是要为国家“出类拔萃”。这两个词伴随了他们一生。

马凤山和云10

1970年7月,马凤山被调到上海708设计团队,领导新中国第一架大型客机运输机10的设计,并担任首席技术官。1980年9月26日上午9点37分,云10从大厂机场升起,爬升到1350米。两圈后,飞机从北到南安全着陆在跑道上。400多人目睹了试飞,欣喜若狂。此后,又进行了一次飞往北京、乌鲁木齐等地的飞行试验,7次货运航班飞往西藏拉萨,实现了中国航空工业史上大型喷气式飞机的零突破。《外国日报》评论道:“云10的成功发展使中国民航工业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缩短了15年”。

马凤山(第二排,左)和试飞员庆祝10次飞行的成功

在10飞机开发技术突击的力量下,马凤山交通大学航空系的同学安继光少将带领严阵、姜克忠、严明、周文波等人参与了数值计算工作,培训了一批交通大学力学系教师,培训了一批学生。1981年5月,飞机工业部和上海市邀请时任上海交通大学校长的范许继担任组长,带领55名专家对10架飞机的运输工作进行了考察。结论是项目不能停止,成就不能失去,团队不能分散。

在解决了十年的关键问题后,他坚定地探索了“自主设计中国自己的大型飞机”的道路,并用完了中国大型飞机事业最困难的第一根棍子。

亲戚眼中的马凤山

1952年,马凤山毕业于交通大学,赵花梦毕业于上海金融大学。他们响应国家号召,去东北参加航空工业建设。1956年,他们一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8年,他们在美丽的松花江上结成了终身伴侣。从此,他们风雨同舟,相互影响,直到马凤山于1990年去世。

1958年,马凤山和赵花梦在哈尔滨拍了一张照片。

2005年,在马凤山逝世15周年之际,他的妻子赵花梦写了一篇文章,深情地回忆道:“你非常关心你的家庭,是家庭的支柱。那时,我们家经济状况不佳,我不敢奢望买沙发。但你说过为了我的健康,我们宁愿去别的地方拯救一个省。”

1988年,吴兴石(左一)陪同马凤山(右一)接待欧尔凡国际合作项目意大利组长访华。

儿子马玲记得,1970年,当他参与“708”项目时,他的父亲离开了他的母亲和姐姐马斌,来到陕西省阎良。考虑到母亲赵花梦身体虚弱,无人照料,他9岁时带着他去上海工作,住在卫生学校的宿舍里。父亲通常要到晚上7点或8点才回家,而且经常有人在晚饭结束前敲门。他的同事白天找不到时间,所以他们晚上回家请示汇报。他的儿子马玲经常在听专业术语如“总体布局”、“控制系统”、“发廊”、“悬挂”时睡着。

马凤山和他的云10项目团队成员在广州(中间是马凤山)

1951年,中国科学院院士、交通大学航空系校友顾诵芬称赞他:“作为这10架飞机的真正首席设计师,他应得的。”Arj21总设计师吴兴石写了一篇文章,称赞马凤山是“创业经理”和“导师”。Arj21飞机气动设计师赵国强写道,马凤山过着简单而平易近人的生活,骑自行车上班,住在一套16平方米的一居室公寓里,由煤和卫生设施共用。虽然他是云10的总设计师,但很少有人叫他“马总”。每个人都叫他妈,他的决定总是得到很好的执行。仿佛他是你的邻居、朋友或同事,他所做的只是这个伟大时代赋予每个中国人的职责。

最漂亮的射手

2008年,arj21新型支线飞机在上海大厂机场首次成功飞行。2017年,c919大型客机成功进行了首次飞行。2019年5月,马凤山诞生90周年之际,新的最年长的飞机设计师们齐聚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为马凤山竖立半身像,以此来更新和保证团队血脉相连的决心和对祖国及事业的忠诚!

1984年3月,10架飞机抵达西藏拉萨贡嘎机场。

马凤山始终将个人航空服务国家的理想与国家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从交通大学到哈尔滨飞机制造厂,从Xi安飞机制造厂到上海飞机设计院,他日夜思考,深切关注国家最迫切、最重要的需求。马凤山的自主创新精神和为中国大型飞机工业,特别是民用飞机工业的发展而不断奋斗的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

2015年,最后10家将是位于闸北区大厂的上海飞机制造公司。

时间见证了奋斗者不断前进的步伐。

向马凤山学习!向无数与祖国同呼吸同命运的朋友学习!

奋斗是青春的底色。

用斗争来承认祖国!

马凤山,男,汉族,中共党员,1929年5月出生于江苏无锡,曾任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主任兼总设计师,航空航天部干线飞机总设计师顾问,新中国第一代大中型飞机总设计师和技术先锋。领导设计了中国第一架中程战略轰炸机6号、第一架中程运输机8号和第一架大型客机10号。坚定不移地探索“自主设计中国自己的大型飞机”之路,形成了我国最早的大型客机技术体系,这是大型飞机事业最重要的第一棒。领导层编制了中国首个运输机适航条例,为新时期民用飞机和民航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如arj21喷气支线飞机和c919大型客机。1986年,被国家科委批准为国家一级有突出贡献的科技专家。经过多年的努力,他生病了,于1990年在上海去世。

浙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