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位置: 嘎木门户网站>教育>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遭歧视,“跟全日制区别大了去了”
非全日制研究生就业遭歧视,“跟全日制区别大了去了”
作者:匿名2019-10-31 15:35:26

相反,面向就业的兼职研究生在就业市场上受到歧视。

10月10日,在申请研究生入学考试的第一天,“兼职研究生就业歧视”跃升至微博搜索的前三名。原因是在秋季招聘期间,一些企业在招聘问答环节中明确表示“不招聘兼职研究生”,而一些人力资源部门甚至对“全职和兼职研究生之间存在很大差异”表示惊讶。

舆论让许多兼职研究生强烈不满,并指出一个争议:兼职研究生真的很水性吗?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周广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作为一种新型的研究生教育,兼职研究生并没有创新一种全新的培养方法,只是全日制研究生的‘压缩饼干’。”

歧视

研究生的生活也像一座被围困的城市。外面的人挤着头进来,而里面的人却有无穷无尽的麻烦。

研究生鄙视链条的低端,有兼职研究生:学术硕士>专业硕士>兼职研究生。

兼职研究生不同于在职研究生,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新事物。2016年,教育部发布了《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管理总体规划通知》。从2016年12月1日开始,研究生将正式分为全日制和非全日制两种形式。

随着非全日制改革的正式实施,从2017年开始,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将开始统一招生,并且必须通过国家研究生招生统一考试。

兼职研究生有完整的双证书,唯一的区别是毕业证书上的学习方法显示“兼职”。根据国家政策,“非全日制”的指示只是为了区分两种学习方法,学位证书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和同等的效力。

然而,社会接受是另一回事。兼职工作甚至被贴上“兼职=本科生”的标签。

这与十年前专业硕士学位的改革非常相似。有人问,“专业硕士学位和硕士学位的区别就像专业硕士学位和学士学位的区别一样吗?”

2009年,教育部进行学位制度改革,开始招收全日制专业硕士。对于这个新开放的学位,许多人也担心他们是否会受到社会的歧视。

十年后,情况大不相同。2009年,中国招收了40多万名研究生,其中只有10%是专科生。2017年,中国专业硕士比例达到56%,首次超过硕士比例。

当时,《灰姑娘》出人意料地走红,专业大师们成为新宠。许多雇主声称公司更注重申请者的能力,其次是学历...

由于学历是一块垫脚石,人们应该认识到兼职教育作为垫脚石的作用。

兼职研究生在就业方面受到歧视的原因是雇主认为这些研究生的质量不可靠。然而,厦门大学教授谢作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全日制和非全日制研究生之间的显著差异的科学研究结论。”

谢作旭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兼职研究生普遍就业,不存在就业问题。”

什么是兼职研究生?研究生在从事其他职业或社会实践时,在学校规定的基本学制或学制内,采取各种方法和灵活的时间安排进行非全日制学习。

因此,兼职研究生更适合在职人员,他们有固定的工作,更需要更高的学历才能更顺利地促进他们的职业生涯。

另一方面,如果它是一个新毕业生,人们应该衡量它。如果仍然是全职调动,应该谨慎。

如果你仔细阅读一些高校的2020年硕士招生简章,你会发现与2018年和2019年相比,最新的简章增加了“原则上,我们学校的兼职硕士毕业生招聘在职定向就业人员”。

目前,暨南大学、广州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山东大学等多所大学在招生简章中明确规定,兼职研究生只能在目标类别录取。

教育部颁布的《国家研究生招生管理条例》也明确规定:“定向就业的研究生应当按照定向合同就业;硕士毕业生的非定向就业应基于他们与用人单位之间的双向选择。”

根本原因

然而,兼职研究生在观念上仍然较差,这需要从高校的招生和培养中发现。

周广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学习投入的角度来看,兼职研究生的教育质量是无法保证的。此外,兼职学生的素质不如全职学生。”

从学生来源来看,兼职研究生的成绩普遍低于全日制研究生。此外,大多数全日制研究生申请人未能参加全日制考试,因此将其中一些人转到了非全日制考试。

中国教育网(China Education Online)2019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自兼职招生纳入统一考试以来,许多高校一直面临着生源不足的问题,今年依然相当突出。

在北京邮电大学的兼职专业中,大量专业的招生人数远远超过了网上的学生人数,这表明招生基本上是通过调整完成的。中山大学的一些兼职专业不招人。例如,环境工程专业计划招聘15人,金融工程15人,化学工程10人。最终申请人数为0。

根据调查数据,近一半的候选人表示他们不会考虑兼职工作。超过70%的候选人不愿意转到兼职专业,46%的人担心兼职文凭毕业后不会得到就业单位的认可。

从培训的角度来看,当兼职研究生培训的质量不能得到有效保证时,招聘单位不能根据录取门槛抱怨学历的含金量。雇主很重视985和211,不也是因为他们的录取分数很高,这意味着学生的素质是可靠的吗?

那么,高校如何提高兼职研究生的含金量呢?周广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特征是质量。如果不形成自己的培养特色,如发挥优势加强高等教育与工作实践的联系,这类研究生就没有前途。”

周广利认为,中国高等教育最大的问题是教育与工作实践脱节。兼职研究生教育最初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兼职教育应建立一种不同于学术型研究生教育的应用型研究生教育新模式。此外,要严格培育环节,建立内外质量保证体系。

"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含金量."周广利说。